记者述评:大米镉含量标准是否过严?

0
磺胺二甲异噁唑参考物质

  湖南相当数量大米镉含量超标的新闻,近半年来一再发酵,致使湖南全省大米销售遭遇重创。学者内部关于中国大米镉含量标准是否过严问题,再起辩论。

  财新记者赴湖南省当地采访时发现,湖南省的镉超标大米中,固然有镉超标较严重的稻米,但数量更多的可能是轻微超标大米。后者镉含量超过现有国家标准0.2毫克/千克,但普遍低于0.4毫克/千克,其中又以0.2毫克/千克-0.3毫克/千克之间居多。

  由于南方水稻土壤等原因,湖南省之外的江西、湖北、广西等省份,也存在相当大数量的镉轻微超标大米。

  依照现行国标,这些轻微超标大米仍不可食用,只能作为饲料和工业用途。这种现状让湖南多位当地学者不满。

  “同样是以大米为主食的日本和台湾地区,它们的大米镉限量是0.4毫克/千克。洞庭湖区的实际情况证明,长期食用不超过0.3毫克/千克的大米,并不影响人体健康。”湖南省地质研究所教授童潜明说,镉作为对人体无益的重金属,自然是越少越好;但一刀切地定为0.2毫克/千克,值得商榷。

  童潜明告诉财新记者,从湖南的现实出发,许多湖南学者和官员认为国家现在全国一刀切的标准,定得过严。

  早在2011年,财新记者在湖南采访时,就有两位专门研究水稻的当地学者对国家的大米镉标准提出意见。

  他们表示,中国从南到北都有水稻产区,各地具体情形不一样,执行一个大一统的标准,对湖南省来说有点严格了。彼时,由于担心他们的言论引发外界对湖南大米镉问题的猜疑,他们表示上述问题只能是私下探讨。

  两位学者提到了湖南、江西等省的酸性水稻土问题,并称在此土壤条件下,不少现有稻种吸附镉的能力较强,结果就造成相当大数量的稻米轻微镉超标。

  南京农业大学农研所教授潘根兴也认同上述说法。在他看来,湖南、江西等南方省份大米镉超标情形之所以比其他省份严重,除了土壤污染更为严重,还与酸性土壤种植的部分杂交稻和超级稻品种更易吸收镉有关系。

  童潜明称,现有镉中毒的相关资料研究表明,稻田土壤镉含量平均在6毫克/千克以上,稻米平均在0.8毫克/千克以上,才会出现如“痛痛病”等症状。低于前述含量,并没有镉中毒的流行病学依据。因此,童潜明认为,大米镉含量在0.4毫克/千克以下,应该是一个安全范围。

  童潜明甚至说:“现在这个标准不行,要研究。如果按我国现行标准执行,许多农产品在国内是死路一条,到国外则可存在(符合标准)。”

  2009年4月,童潜明曾给湖南省委、省政府相关领导致函,建议省内组织学界对洞庭湖区大米是否存在镉严重污染展开研讨。但相关讨论一直没有进行。

  不只在湖南,关于中国稻米中镉含量该定多少,国内学界也一直存在争议。

  2013年6月1日,新的食品安全国家标准《食品中污染物限量》将开始实施。关于大米的镉限量,新标准仍维持不变,即不得高于0.2毫克/千克。财新记者采访发现,标准维持不变经历了一个争议和博弈的过程。

  与标准放宽的呼吁对应,国内亦有多位专家认为标准不应过多迁就现实。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环境研究所研究员尚琪向财新记者表示,目前中国绝大多数大米能够达到含镉量0.2毫克/千克的国家标准,只要大多数稻米能够达到,标准就是合适的。“这个标准不能放宽,因为中国食品安全确实让人忧虑,标准严格一点是应该的。”他说。

  中国之所以最终执行相对严的大米镉标准,国家食品安全风险评估中心的首席专家吴永宁的解释是,中国与国际上标准宽的国家饮食结构不同,大米是中国居民膳食镉的主要来源,控制大米镉含量几乎能控制中国居民二分之一的镉膳食暴露。

  吴永宁同时承认,中国对大米镉限量的争论持续了两年。基于现有的相关研究结果,出于保护国民健康考虑,新标准还是维持了原标准的限量规定。
 

下一篇 关于我们

上一篇 HACCP文件审核指南(企业可依此编写HACCP文件)

相关产品

商品id 商品名称 含量 价格 数量 总价 加入购物车
01041701364 大米粉中镉质控样品 20g ¥ 500.00 ¥ 500.00 加入购物车
33011701390 饲料中镉质控样品 30g ¥ 500.00 ¥ 500.00 加入购物车
31011701403 中药材中镉质控样品 20g ¥ 600.00 ¥ 600.00 加入购物车
06041701626 果汁中镉质控样品 30ml ¥ 900.00 ¥ 900.00 加入购物车
06011701639 矿泉水中镉质控样品 30ml ¥ 600.00 ¥ 600.00 加入购物车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